当前位置:主页 > 消防文化 >

时光易老 渼陂长宁

时间:2017-11-17 19:08 | 来源:江西消防 | 作者:胡明田 李柴薇 | 点击:

桃花盛,落英缤纷;田池美,老幼怡然自乐。陶潜先生的一篇《桃花源记》,写出了多少世人心中的梦。 走近渼陂古村,恍若走进梦境。夕阳下的村子,古塘如镜,巷道幽深,袅袅炊烟飘过,路边的门槛上,老伯述说着经年往事 心中感慨:岁月催人老,愿渼水长流,渼陂安宁。
 

老祠堂里马头墙
刚入了秋,江南的清晨有些许凉,甚丝丝、点点搅拌肠。在井冈山的东面富水河畔,有一座古老的村落,故名曰:“渼陂”。
听村子里老人说,村子始于南宋初年,全村有600户,2800余人,村民均为梁姓,曾是户县人梁氏家族,因饥荒迁至此地,为怀念故乡,故以家乡湖泊“渼陂”为名。
走进古村,斑驳的木门,久经风霜的青砖墙,古朴雅致的清式建筑……一切仿佛还回响着它昔日的繁华。当年由于渼陂地处庐吉泰交汇点,水运方便,人口稠密,梁氏祖宗将村落迁至于此。从元末至明朝宣德年间,村里的街市日趋完善,店铺鳞次栉比;等到了清光绪年间,渼陂街处于鼎盛时期,不仅有一百多家店铺,还建有规模宏大的建筑群,逐渐地形成了当地“四大家族”的梁氏一族。
从村口望去,一路都是民居、祠堂、店铺等,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古宗祠,它是渼陂保存最为完整的古建筑,也是村落之精华所在。村子里共有总祠只有1座,房祠4座,都为梁氏所兴建,最宏伟的当属梁氏宗祠,也叫“永慕堂”,是古时的议事堂。
永慕堂内有暗红石柱37根,每根柱身上的对联皆以“永”和“慕”开头,因此得名,大概有家族永远兴盛,不忘祖先功德的意思。这幢建筑最早建于宋代,后来因火灾、风吹日晒、年久失修等原因经过多次修缮,至今依然保持着古朴雅致,雄伟壮丽。
永慕堂能从宋朝保存至今,历经千余年多次浴火不倒,里面有建造者的智慧。它是典型的二层三进“官帽式”砖木结构建筑,每进之间距离开阔,用现在的话说——防火间距大。而永慕堂高大的马头墙是其防火墙,其附近大大小小的水塘是其消防水源。
“记忆中,永慕堂附近也曾出现过几次大火,最近的一次啊,火光照亮了整个村子。”坐在祠堂门口纳凉的陈阿婆说道。那年是阿婆嫁入渼陂村的第一个春节,村长组织大家一块在祠堂里看电影,而着火的就是隔壁放置汽油的房子。
“那个年代电影是要汽油发电机才能带的起来,所以我们才在一边放了汽油,好在有个墙头在里边,否则我们就得遭殃了”阿婆说,那场火很大,烧的也很快,但被高墙隔在了另一头,那就是“木结构不外露”的马头墙。
走遍整个古村,其建筑都是徽派的砖木结构,四周都是青石砖砌出来的砖墙,而那些高大、状若马头的马头墙就立在中间。
 

 
太平缸与二十八口古塘
从古宗祠右侧穿身而出,路的那头蜿蜒着一条一眼望不到尾的古街,曲曲折折地像流水般柔美。
据说古街当年物阜民丰,贸易繁盛,古街鼎盛时期多达200多个店铺,街中人流穿梭,四方商贾云集,繁荣热闹,富水河上帆船如梭,东南西北的货物、西洋的舶来品也源源不断地进入陂头街。
古街内最繁华的见证则是万寿宫,它在江南乡村首屈一指,宫内设有赌场、夜市、戏台等等。前院两侧拱门上的“天不夜”和“月常明”字匾是当时古街街灯火通明、兴旺繁华的生动写照。  
在街北的一家粮食铺里,门梁上挂着“近日有米”的招牌。屋内有店主老福,今年七十有二。年轻的时候,老福是村里的书记,老了便留在了渼陂,过上了“晴天耕作雨天读书”为理想的生活。
然而这样的清净生活也曾备货叫绕过,老福说,他这辈子记忆里,渼陂村出现过三次火灾,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一次,差点就把自家的房子引燃了,多亏了门前的一堆“防火沙”。
那也是一年的初春,刚过完春节,大家都走街串巷的走亲访友。老福也带着全家人去村南的弟弟家吃饭,一家人坐在家门口聊天,看着那形似乡村水车的彩辇。一架架彩辇从门口走过,车轮青石板碰撞发出哒哒的清脆声与爆竹声融在一块,所有人都在欢笑着。
就在老福一家人看的热闹的时候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:“老福快回来,你家着火了”。
电话那头声音未落,老福往自家方向看了一眼,发现村北的方向的确火光冲天。于是,赶紧拔腿就往家跑。
老福跑到家里的时候,发现起火的不是自家房子,燃烧的竟是几米之外的邻居罗大婶家。
    火光冲天的傍晚,嘈杂的呼救声中,老福也随着大家一块冲进火场里灭火。“救人啊!!!”罗大婶声泪俱下的疾呼道,原来阁楼上还有两个小孩子。就当大家正在各自抄着家伙,准备深入火场救人的时候,两个孩子却全身湿透的从火场里冲了出来,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。
惊慌失措的罗大婶,立即抱住了两个孩子。“姨娘,我们没事,我和妹妹看到火烧起来了,于是就跑到大厅里的水缸里,把自己弄湿跑出来。”稍大的那个孩子说道。
原来,这两个孩子时罗大婶妹妹的孩子,由于妹妹妹夫外出打工谋生,不得不让孩子寄养在罗大婶家里,就在这天,罗大婶在隔壁吃完饭也走到屋后的石道上准备看往来的彩辇,凑个热闹,谁知没一会家里的电线突然发生短路,冒出了火花,把堆在一旁的茅草烧着了,引发了这场大伙。好在在老祖宗留下了这两口防火水缸,救了孩子一命,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“我原以为那大缸就是个摆设,放在家里即占地方,又没有什么用,看来是我理解错了,还好没有把它挪走,否则这两个娃娃就没命了”罗大婶说道。
说起防火,最有名的要数村子里渠渠相通的二十八口水塘。据传,明朝初年,村里人开始改造开发渼水,在村前山坡下筑坝,抬高水位,把活水引进村,源头活水,清水洗尘,聚气聚财。低洼处形成形状不一的池塘,渼陂大小水塘有二十八口,对应上天二十八星宿。而这二十八口水塘,渠渠相通、源源不断,环绕着整个村子,守护着渼陂人千秋万代。
“我们这水塘,无论是哪家从池子里打水,不过都是走两步就可以到达”村里微型消防队员梁春喜说道。现如今,二十八口池塘边种植了芦苇和垂柳,有欢快的鸭子在水中自由地游弋,有村妇在池塘边洗衣洗菜。村因塘而添韵,塘因村而添逸,依塘而建的古建筑更在渼水的映衬下熠熠生辉。
 
 
 
“微站”让渼陂更美
 
在渼陂,那些久经风霜的清明建筑,在中国近代史上也有着特殊的价值和意义。梁氏宗祠的永慕堂为红四军总部旧址,万寿宫即赣西南苏维埃政府,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旧址,“名教乐地”居为毛泽东旧居......
“一旦发生火灾,后果不堪设想。不,是一定不能起火。”村民梁春喜说。
第一次见到梁春喜的时候,他正带着他一条只有三条腿的狗,走在街道巷尾上巡查安全隐患,皮肤被阳光晒得黝黑,身上有着农家汉子独特的质朴。
春喜除了是渼陂土生土长的村民,还是村里的微型消防站站长,负责整个村子的消防安全。“我们这里的建筑全是青砖瓦木,离市区又远,一旦发生火灾很容易火烧连营”春喜担忧的说道。
“他们这里大多数都是村里的村民,自发的组织在一块成立了一个微型消防站,在我们的帮助下学习了基本的消防救援、防范措施,为守护古村出一份力”吉安市青原区参谋刘典说道。渼陂村在青原区文陂乡,从青原区公安消防大队到村里至少要四十分钟的路程,而房子又是砖木结构,“火”一烧就没了,好在村里有个微型消防站,以解目前的燃眉之急。
“这些古老的建筑,都极其具有历史价值,就连墙头上都是当年轰炸留下来的子弹孔,它们没有在炮火中倒下来,我们坚决不能让他倒在火患的魔爪上。”春喜说道,每天他都会在这里看看这家灯火没熄,那家的电线老化。
梁春喜讲述了他在巡逻时遇到的一次意外。开国后,渼陂曾先后走出四名将军,所以也被誉为“将军村”,意外就发生在其中一个将军旧址里。
那是一个傍晚,梁春喜例行巡视街道,经过将军馆门口时,突然闻到一股焦味,于是立即打开门锁,屋内查看,发现屋内电线正在燃烧,他赶紧关闭电闸,用门旁灭火器将火扑灭。
这件事在梁春喜心里留下了阴影,第二天,春喜带着其它的微型消防站队员,对全村的电线进行了统一的隐患排查,免费为村民将坏旧的电线进行更换。
今年五月,吉安市吉州区市政府投资200余万,改造为渼陂铺设消防管道、设置消防栓、新建消防室、增加消防设备等,给后人留下一个更加美好的渼陂。
岁月易老,渼陂长宁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版权所有 ◎ 2003-2013 江西消防网 JX-FIRE.GOV.CN